首  页   孙吴简介   党建动态   干部队伍   基层党建   党员之窗   实绩考评   科教工作   电教远教  
  专题活动   工会动态   团建天地   妇联工作   档案管理   党史回顾   网上办公   视频在线   老干部之家

您现在的位置: 孙吴党建信息网 >> 文章中心 >> 党史回顾 >> 党史人物 >> 文章正文

风云激越话当年——访任炳麟
 
作者:范玉琴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24
 

任炳麟同志是继孙吴县县长李银全牺牲之后,到孙吴就职的第二任孙吴县县长。他虽然在孙吴任职不过两个月,但是在他和同志们的努力下,主持建立了孙吴县第一个政要机关——孙吴县政府。又恰逢孙吴保卫战一仗(孙吴小事变),给孙吴人民留下了深刻印象。19909月任炳麟同志旧地重游,在孙吴小住几日,我访问了他。

见到眼前这位满头银发、身材魁梧的老县长,令人不胜感慨。他虽然已经七十五岁高龄,可仍然那样干练果断,气度不凡。他老伴姓甘,是位热情,健谈的革命老前辈。她对我说:“老任这次回到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看到孙吴四十五年来的发展变化,很激动,这几天他连续和地方的同志座谈、书法,几乎忘记了疲劳。”

 我们无拘无束的谈起往事。尽管在以前的史料中对孙吴小事变有过记载,如今见到亲自指挥战斗的老县长,我还是情不自禁的问起党把他派到孙吴不久,就赶上的那次“小事变”。老县长稍略思考,只说:“那次‘小事变’消息来得突然,当时政权又刚建立,处于敌众我寡武器装备也不齐全,要不是苏军司令部及时派兵支援,事情可就闹大了。在得利的指挥下,战士们英勇奋战,与援兵配合,把土匪打跑了,保证了新生的政权。要说有功,功都归于人民,你们不要写我。”

有意思的是甘老对我说的“老任到孙吴那阵儿,我正好也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当时从校刊上发现一条消息,说黎明同志(任炳麟同志的笔名)在孙吴小事变战斗中光荣牺牲了。当时消息传开,熟悉老任的人都很心痛,可是后来老任调离孙吴后,到学校看望他的老同志,同学们突然发现了他,都很奇怪。我清楚地记得,学校还在校刊上做了更正。”老县长风趣地插话说:“我当时还和校友们开玩笑说,这不没牺牲就当上烈士了。”

旧地重游,往事桩桩。我们说到从延安一起来东北的同志时,他沉痛地说:“那时和我一起到孙吴来的还有个小伙子叫解明,在解放孙吴的剿匪斗争中,把鲜血洒在了孙吴的土地上,这小伙子年轻又机灵,工作也肯干,只是没工作多久就牺牲了,实在太可惜了。”“我记得还有一位从延安同行到东北,当时被派到逊河当县长的顾延龄同志,那年他路过孙吴时,是我派了十来个战士护送他,把他送上车的,没想到还没就职工作就牺牲了。”老县长有些哽咽了。甘老接起话茬说:“顾延龄我虽然不认识,可是听老任经常念叨他,说应当给他立个碑纪念他,一直到这次回访老任始终有这个想法。他觉得顾延龄虽然没就职就被暗杀了,但他毕竟是我们党派到逊河的第一位县长,值得纪念”。心绪稳定后的任老接过来说:“再就是那个李秘书,叫李树仁,事先若不是他前来报告情况,在孙吴小事变中我们的损失可就更大了。前几年,这位李秘书还通过组织来找我打证言呢,我说是这么回事,他是有功的。”

艰苦朴素,以苦为乐。这是老一辈人的闪光之处。作为一个为党的事业奋斗了一辈子的老革命来说,如今已七十五岁高龄,身居闹市沈阳,从沈阳工业大学党委书记的职位离休,享受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无可非意,然而老县长他却一心想着曾工作过战斗过的地方。他说:“我参加革命那阵,条件十分艰苦,不管远道、近道都靠两条腿步行,哪有车坐。我是1938年参加革命来到抗日军政大学学习的,1940年毕业,因为年轻时我非常爱好文体活动,毕业后没有分配我去前线,就把我留在学校搞宣传工作,1941年抗大改成军事学院,我既负责宣传工作又当教员,一直到1945年光复后,延安开始派大批干部充实到各地工作,抗大调出一个大队的同志分赴第一线,我被派往东北。从当学员到当教员这段生活也是很坚苦的。我们从延安到东北来,全是靠步行,生活条件自然也很差,记得我们到孙吴来的时候,穿的是日本人的黄凡布靿的靴子,戴的是日本人那样的帽子,看上去活象个日本兵。那时的铺盖更简单,我还记得孙吴小事变战斗结束后的第三天,我到北安去汇报工作,谈完工作,组织就决定调我离开孙吴,说调就走,连回孙吴收拾行李的时间都没有,那真是人走家搬,走到哪,哪就是家。现在的年轻人想像不出那时的艰苦劲,”甘老对我说:“象老任他们这些人,说他们过去,不是宣传他们自己,其实是宣传我们党艰苦奋斗的作风,是为了教育后人,继承老一辈的光荣传统。老任这个人是比较爱学习的,这么大年岁了,还经常读古诗,对学习他也很专研”。听说老县长至今仍读古诗,想必文化水平不低,所以我不禁问起他早年的家境。提起这个话题,还是甘老告诉我说:“老任的老家在河北省康宝县,1915年生在一个小商人的家庭。他兄弟姐妹好几个,可是先后因病无钱医治都死去了。只剩下老四(任炳麟)。当时父母节衣缩食供他读完了初中,经济拮据,无法继续求学,只好在“九.一八”事变的第二年上了察哈尔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当时读师范自己不拿学费,二年毕业后,也找不到合适的职业,曾经当过小职员,干过杂活,一直到1938年,他才投奔了延安,上了抗大。当时外地投奔延安的中学生是比较多的。当地投奔抗大的,多数是工农,也有些小职员。”老县长说:“在我的一生中,延安那段生活算是最有意义的了。我这辈子前半生东奔西跑,生活虽然艰苦,但总觉得值得。现在想起来也感到很充实和欣慰。”

    我觉得和这样的老前辈挚谈,总有问不完的题,有说不尽的话,一切都很新鲜,然而令人更敬佩的就是他那种平易近人,艰苦朴素的作风。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主办:孙吴县组织部    
    孙吴县政府信息中心 管理维护   联系我们 EMAIL:swzzbdjb@163.com
    备案序号:黑ICP备06005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