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孙吴简介   党建动态   干部队伍   基层党建   党员之窗   实绩考评   科教工作   电教远教  
  专题活动   工会动态   团建天地   妇联工作   档案管理   党史回顾   网上办公   视频在线   老干部之家

您现在的位置: 孙吴党建信息网 >> 文章中心 >> 党史回顾 >> 党史人物 >> 文章正文

追求真理志不移——访赵天野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张桂馥(1990年专访)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24
 

七一”前夕,我怀着崇敬的心情,专程到长春访问了当年开辟黑河地区的革命老干部——曾任孙吴县长、黑河专署专员、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现已离休的赵天野同志。

这天下午,我来到赵天野同志的家,一进大门,便看到人行道两旁种植的各种菜苗长得绿油油、水汪汪的。有几垄苞米,苗长有一尺多高,院中有一棵青松,有两棵枝叶繁茂的海棠和一棵樱桃树,都已结满了果,还没有成熟。树后,露出一座粉刷一新的乳黄色的平房。我走进屋里,赵天野同志便热情让座。我向他说明了来意,并转达黑河、孙吴一些老同志对他的问候和敬意。他深表感激。他热情地同我挚谈,询问黑河、孙吴的发展变化,尽我所知向他作了介绍。他听了高兴地说:“好哇,孙吴和黑河是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这些年来和全国各地一样,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是党领导人们奋斗的结果。”

喜看今天的硕果,怎能忘记革命老前辈为之奋斗的风雨春秋。我请他谈谈当年的艰苦岁月,曲折历程,以便后人了解,革命道路是前仆后继铺成的。

他说:“人们在自己的一生中,总不单有阳光瑰丽的春天,也会有风雨晦阴的黑夜,作为一个追求共产主义信仰的我,在黑暗的旧社会,从小就向往革命,追求真理的曙光。1931918这天夜里,日本驻在东北境内的关东军,突然攻击沈阳东北军驻地北大营,炮轰沈阳城。在蒋介石下令东北军绝对不抵抗的情况下,翌日晨,日军占领沈阳,接着进占吉林、黑龙江。在这种危难关头,蒋介石要集中力量进行反人民的内战,对日本侵略者采取了卖国政策,命令几十万东北军一枪不放地完全退入关内。到19321月,整个东北被国民党反动政府断送了。从此东北沦陷为日本帝国主义奴役下的殖民地。这时我已高中毕业。亲眼目睹日本侵略者践踏东北的大好河山,烧杀抢掠,强奸妇女的野蛮暴行,激起了我心中的怒火。不久,我投身革命,进行抗日活动。193610月,我加入中国共产党。因为我是东北辽宁生人,党派我到了张学良统帅的东北军做抗日统一战线工作。东北军大多数是东北人,看到家乡沦陷,父老兄弟姐妹受奴役,不愿意打内战,愿打回老家去,赶走日本侵略者。1936年,日本帝国主义不断扩大对中国的侵略,蒋介石坚持不抵抗政策,继续进行内战。以张学良为首的东北军和以杨虎城为首的十七路军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主张抗日。张学良到临潼华清池向蒋介石“苦谏”,请求停止内战,遭到蒋介石拒绝后,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尽管杨虎城将军被害,张学良被囚禁,西安事变终于成为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实现了新形势下的国共合作,发动了全国抗日战争。

说到这里,他吸了口烟,沉思了一会儿,接着说,1939年,我奉命离开张学良部队,回到新四军,从事教育工作。在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中,我被国民党反动派俘虏,关在江西上饶集中营。上饶是国民党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所在地,又是万恶的东南各省特务大本营。上饶集中营主要分七峰岩、周田村、茅家岭、李村四部分。1942年渐赣路线战事以前,上饶集中营里关着许多革命志士,进步青年和国民党反动派所谓的思想犯。我被捕后,敌人为软化我,企图让我自首。有一次,特务将我审问:“你老实交待,你和哪些共产党员联系?”我回答说:“我没有啥可交待的,我是新四军的教员,我做的都是正大光明的,都是为抗日的,没有罪交待啥?我没和哪个共产党员联系过。”特务说:“只要你写份自首书,不再跟着共产党,就放了你。”我说:“共产党是为劳苦大众谋解放,是坚决抗日的,跟着共产党走是注定的,让我写自首书,叛变共产党,那是白日做梦!”特务看我态度挺硬,就动起硬的,把我吊起来,用鞭子抽,用烙铁烫,疼得我汗珠直往下淌,后来昏迷过去,特务又用水浇醒。尽管特务施用刑法,软硬兼施,但我就是不写自首书,只是皮肉受些苦。回到牢房里,过着难以忍受的非人生活,但信念决不动摇。

赵天野说: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软化和酷刑,革命者答复是逃跑和暴动,不能等死。19425月,我们“犯人”互相串联好,有组织有领导地进行暴动。这天,趁放风机会,“犯人”们一声喊:冲啊!便扑向警卫人员,夺下枪冲出了监狱。当时正是夏季,绿草丛生,当警卫队员集合起来追捕时,我们已四散逃去,这就是有名的赤石暴动。

逃出了上饶集中营,到哪里去呢?还是得去重庆找党组织。经过艰难曲折的历程,躲避国民党特务的搜查,终于到了重庆,找到了我党重庆办事处。当时办事处负责人董必武对我说:“你现在可以找个公开身份做掩护,从事地下活动。”我说:“听从党组织安排。”于是,我在重庆税务局当上了职员,整天做税务工作,晚上做我党地下统一战线工作。1944年秋,我告别重庆,回延安,路上经过敌人层层封锁线,晓行夜宿,避过敌人搜查,终于回到了延安。就像远离亲人的儿女回到母亲的身边,望见宝塔山,畅饮延河水,心情是那么高兴。到了延安,进入中央党校军事部学习。

赵天野接着说,194593,日本宣布投降,党中央为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不让国民党抢夺胜利果实,便组织干部团开赴东北,我参加了干部团,带队的是赵德尊、杨英杰。告别延安,翻山越岭,步行到承德,上火车到了沈阳,在沈阳休整了几天,听了彭真同志的报告,分析了形势,交待了任务。随后,继续北上,到了北安。北安当时是黑龙江省会,我在省政府任秘书主任。当时,无论生活条件或是工作条件都很艰苦,时值11月,冰天雪地,气候寒冷,但是同志们的革命信心很足,革命热情很高,组织纪律性很强。同志们之间团结友爱,真诚相待,齐心协力,艰苦奋斗。

说到这里,赵天野喝了口茶水,稍寻思了一会儿,接着说,1946217,旧历正月十六,省委省政府和省军区决定,再一次派干部去接收孙吴,当时省委副书记范式人找我谈话:“天野同志,孙吴县土匪很嚣张,我们去了两批干部都被迫撤回来了。这次省委、省政府、省军区决定,再派一批干部去接收孙吴,这次有你和牟海波、王树棠、魏杨、田玉富五位同志。那里的情况很复杂,任务很艰巨,发动群众建立人民武装,建立人民政权。清剿土匪,稳定社会秩序,发展经济,你有啥想法和困难?”我当即回答:“服从组织调遣,克服困难完成任务。”那时,正当风华正茂之年,没什么负担,没什么顾虑,说走就走。第二天,我们五个人就坐胶皮轱辘车上路了。当时,天气严寒,冰天雪地,路途艰险,沿途土匪多,我们走的是山道,警备三旅派部队护送我们,每天走百八十里路。到辰清,三旅遇上了张鸣久一伙土匪,双方开了火,经过激烈战斗,击溃了土匪,第四天,我们到了孙吴。

他说,在我们来孙吴前,就曾派过两批干部接收孙吴。第一次是王肃司令员路过孙吴时留下了李银全接收孙吴,任第一任县长。他孤身一人,只工作了十八天,就被土匪暗害了。第二次是吴飘萍、任炳麟、桂生芳、魏杨、刘今生、田玉富、周文喜等九名同志。他们在孙吴开辟了工作,取得了成绩,有了群众基础,鉴于当时敌强我弱的严峻形势,省委省政府省军区决定,孙吴县自治军独立营和县政府工作人员暂时撤回北安。

孙吴,原来是日本关东军的重兵集结地,是连接北安至黑河,北安至逊克的咽喉。日伪政府垮台后,又成立了维持会。维持会与土匪有关系。我们到孙吴后接收了维持会,又成立了县委县政府、保安大队。牟海波任县委书记,我任县长,王树棠任组织部长,魏杨任公安局长,田玉富任保安大队长,为了建立巩固的根据地,我们开始建立人民武装。因为魏杨、田玉富等人来过孙吴,有了群众基础,所以这次我们来孙吴,群众敢接近我们,青年人踊跃报名参军。由于当时孙吴人口少,只建立了一个连100多人,由曾河清任连长,刚组建时,武器装备也很缺乏,待雪化后,派战士在野外找日伪时期留下的枪,加上当地群众交上来的,枪、炮、子弹迅速增多,人手一件还有富余,堆了满满一仓库。

他说,县政府和保安大队同在一个大院,为了防止土匪袭击,在大院四周垒了围墙,修筑了碉堡。当时条件很艰苦,干部实行供给制,吃穿住都很困难,但同志们都有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充满着革命乐观情绪。为了改善生活条件,县政府发动战士拣子弹,同克东、克山、海伦、拜泉等地人民政府兑换白面和猪肉,相互支援。战士们还在孙吴县城西南的日伪十八仓库里找到了黄豆、豆油、大酱、食盐。生活条件虽然困难,可是战士们的斗志很旺盛,练兵积极性很高,土匪望之而生畏,不敢前来进攻。只是在离县城较远的村屯和山林里活动。有一次,我带领几名同志到腰屯了解民情,建立人民政权。我们住在老乡家,帮助老乡挑水,扫院子、劈柴、铲地。老乡很受感动,愿意接近我们,向我们反映情况。一天傍晚,有人来报告,说有70多名土匪攻打曾家堡,我听说后,立即带领10余人急奔曾家堡,张志贤带领10余人也奔曾家堡,和土匪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快天亮时,土匪被打跑了。我回到县城后,给黑河挂电话,张泉山连长速带10多人乘船赶来追击这伙土匪,在战斗中击毙土匪一名,其余逃跑。

他稍停一会儿接着说,1947年冬,我正在黑河开土改工作会议,惊悉曾河清同志牺牲,心里十分悲痛,他是同我一起来孙吴开辟工作的,他的老家在江西会昌,1933年参加革命,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赤胆忠心,英勇善战。他来孙吴后任连长,保安大队长。他是在孙吴县吴家堡的一次剿匪战斗中不幸牺牲,年仅二十七岁。县城各界人民举行了追悼大会,我在会上讲了话,共同唱起了悼歌。说到这里,赵天野眼里滚动着泪珠。然后继续说,李银全、周德林、曾河清等中华优秀儿女,把鲜血和青春献给了孙吴大地,他们将永远活在孙吴人民的心中。

他说,1947年和1948年,孙吴县开展了土地改革运动。县干部深入农村调查研究,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正确宣传和执行党的土改政策,使土改运动沿着健康方向发展,调动了群众积极性,发展生产,支援前线。我在孙吴期间,开展了党建工作,并发展了一批党员。有冯兴义、张恒毅、张起云同志等,后来他们都成为各方面的骨干力量,担负着领导工作。1948年秋,我调到黑河专署任实业局长,主要是把黑河出产的东西卖出去,把黑河人民需要的东西买回来,发展生产,保障人民群众生活。1949年,我任黑河专署专员,我们时刻把全区各项事业放在心上,日夜操劳,经常深入基层深入群众,了解情况,解决问题,促进各项事业发展,不断改善人民生活。他说,19514月,我告别黑河,调到中共中央东北局统战部工作,1954年调到吉林省委任秘书长。“文革”初期,我被军管。我没想到,革命几十年,艰苦奋斗,南征北战,蹲过敌人的监狱,坚贞不屈,而在人民当家的年代却被人民军队来管制,真有点令人心酸。1972年我被解除军管,下放劳动,不久又到延边自治州当革委会副主任,1980年回到省里任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回首往事,思绪万千。赵天野深情地说,许多革命战士,艰苦奋斗几十年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和青春年华,我们应当永远继承他们的遗志,去完成未完成的事业,为实现祖国宏伟蓝图而艰苦奋斗。

听了赵天野同志的深情话语,使我深受教育。赵天野同志已年近80岁,他为革命奋斗了60多年,追求真理坚定不移,被孙吴人民称为“赵青天”,这足以说明他的高风亮节,成为世人楷模。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主办:孙吴县组织部    
    孙吴县政府信息中心 管理维护   联系我们 EMAIL:swzzbdjb@163.com
    备案序号:黑ICP备06005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