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孙吴简介   党建动态   干部队伍   基层党建   党员之窗   实绩考评   科教工作   电教远教  
  专题活动   工会动态   团建天地   妇联工作   档案管理   党史回顾   网上办公   视频在线   老干部之家

您现在的位置: 孙吴党建信息网 >> 文章中心 >> 党史回顾 >> 保卫孙吴 >> 文章正文

孙吴保卫战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24
 

    1945年11月初,从晋察冀地区开赴东北先期到黑龙江的李银全同志到孙吴开辟工作,不久,由于敌情复杂,势孤力单,被国民党匪徒杀害,牺牲时年仅23岁。
    1945年11月中旬,黑龙江省委派延安干部吴飘萍、任炳麟、魏杨三人到孙吴开辟工作,建立新政权。吴飘萍任政委,任炳麟任县长,魏杨任公安局长。接着黑龙江省军区又派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桂生芳为司令,率一小批人到孙吴扩军,并派杨国斌、刘今生先后任我自治军营教导员,田玉富为自治军营长,教导员杨国斌随即调往黑河。
    这些同志先后到达孙吴,经紧张而艰苦的准备,首先和苏军谈判。由于苏军只承认执政党国民党中央政府的人,不承认干部团,经过多次周折,苏军才同意我方接收县的工作。于12月7日正式成立了孙吴县政府,取缔了苏联红军卫戍司令部组合的作为临时政权性质的维持会和公安局,重新改组建立了公安局。第二方面的工作就是为了保卫和巩固新政权,抓武装建设。首先成立了黑龙江省人民自治军第四大队司令部,桂生芳任司令,吴飘萍任政委,下设一个营。经过扩军,连同桂生芳从省军区带来二十多人建立了四个连,全营共一百多人,二十多条长短枪及部分手榴弹。四个连为:一连长周文喜,二连长张鸣久,三连连长兼指导员解明,四连长袁某,其中二连为维持会的讨伐队,大部分为家礼教徒,改编时留用,其成份很是复杂,二连连长张鸣久(原系马占山部下的连长,后沦为惯匪,光复后,苏联红军收编为维持会讨伐队,张任队长。不久,张鸣久任自治军二连连长时,率部叛逃投奔国民党混成第六旅康崇刚部任第十九团团长)。孙吴县政府一成立,立即着手工作,发出布告宣传我党的方针政策,查禁大烟,禁止赌博,强化治安,加强巡逻,逮捕坏人,招募新兵,扩充队伍,修缮校舍,复课开学,检查火源电源,注意安全。号召工厂开工,商店开业,关心人民生活,一系列的革命措施,使孙吴的革命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社会秩序有所改观,给国民党梦想接收孙吴政权以沉重打击。使在日本帝国主义长达十三年的黑暗奴役下的孙吴人民,见到了曙光。
    也就在这时,国民党黑龙江省党务专员办事处的罗大雨伪任原伪税务局科长康崇刚为国民党孙吴书记长,东北挺进军混成第六旅少将旅长。康匪四处活动,搜罗社会残渣余孳,密谋组建反动武装,妄图夺取新政权。康当上旅长后,便指使混入我军充当第二连连长的张鸣久(就在11月27日,负责孙吴县工委组织工作的刘今生同志抵孙吴当天),制造了“便宜坊”事件,枪杀了我军副连长周德林同志后率部叛逃。随后,康氏兄弟便潜入曾家堡村,与该村地主李万国、李万巨一起建立了“国民党孙吴县曾家堡区分部”。同时派董风岩赴逊河县与维持会金焕章(日伪警卫)勾连。
    1945年11月下旬康崇刚以其国民党孙吴县党部书记长 东北挺进军混成第六旅旅长的名义,派遣国民党孙吴县党部执行委员董凤岩赴齐齐哈尔,向国民党挺进军军长尚其悦请示,提出倾其全旅兵力并纠合地方一切匪徒推翻我刚成立的孙吴红色政权的阴谋计划,当即得到尚的批准并面授机宜。同时,国民党黑龙江省党务专员办事处派一名蔡某到孙吴协助康崇刚组织这场罪恶行动。
    董凤岩、蔡某从齐齐哈尔回来后,和康崇刚一起,于12月14日在曾家堡自卫十八团驻地,秘密召开军事会议,具体策划进攻孙吴推翻我人民政权的作战计划。计划梗要为:一、调遣匪混成第六旅所属十八、十九、二十等三个团全部兵力约六七百人,于十六日赶到孙吴县政府、司令部和公安局,口令为“延安”。二、各团于统一行动前,各自先扫清外围“障碍”,解决后顾之忧。三、令潜伏在公安局内部的挺匪骨干分子副局长辛元福(原维持会公安局长)、司法股长胡子山、祝跃清等人在进攻的枪响后里应外合。
    匪部各团接到康匪的命令后立即着手行动。匪十八团团长李万国令其胞弟李万巨(匪十八团参谋长)到东兴屯和吴家堡一带纠合匪徒,令其副团长凌振春率匪徒攻打我驻北孙吴的自治军营部;令赵振刚率匪徒星夜攻打我驻韩家店营房的自治军三连。驻逊河的匪二十团金焕章部,在董凤岩的指使下,于15日夜袭了驻逊河的顾延龄县长的住宅,顾县长等十八名同志全部被杀害于逊河岸边。而后匪二十团在张锡爵、关凌玉的带领下,乘马爬犁赶到孙吴曾家堡集结。匪十九团在张鸣久带领下,于十六日晨从瑷珲县的二站出发,当天下午赶到孙吴城郊西南屯集结。一时孙吴上空阴云密布,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所有匪徒蠢蠢欲动,待机进攻。
    12月16日上午,县长任炳麟接到新任公安局秘书李树仁(原维持会公安局副局长)的报告:张鸣久匪部定于晚五点进攻孙吴,口令规定为“延安”,胡子在城里还有内线,并指明了其中的负责人和有关人员。接着,陆续又得到消息,说二站方向的敌人正向孙吴进发。铁路上的同志报告,清溪自卫团及公安分局拉出去投靠了敌人。牡丹江分局的头目扬言不准人们参加自治军,并囚禁了袁连长。原以为公安局新增加的三十几名警士是比较可靠的,几次派人去找他们,去的人都没有了音讯,结果都被他们杀了,其中之一就是从北安跟来的一个青年,是二苏联,叫李司务长,是一个很可爱的年轻人,也被他们杀害了。根据情况报告,吴飘萍政委、桂生芳司令员和魏杨公安局长先后来到苏联红军卫戍司令部,向苏军提供了挺匪将要进攻孙吴的情况,提请苏军注意和提供必要的援助。据1981年8月采访录音资料中吴飘萍说:“当时我们到苏军卫戍司令部谈了,他们不相信,苏方上校没把这当个事,说:‘你们胆小,我们在这,他们不敢去。’可我们的时间又很紧张,又缺人,又缺枪,就那么几棵枪还是从北安带出来的。桂司令看挺匪已有所行动时,急调解明那个连回来,可是,解明到乡下招兵、搞枪去了。又调刘今生回北孙吴,寻找解明那个连,随即电话通知田玉富营长带有武器的战士火速到司令部来,准备迎击挺匪,这边马上组织起新兵入伍处的新兵,准备战斗。这些新招的战士都是穷苦人出身,都是可靠的。田营长接到命令马上带领部队和仅有的二十余支长短枪,赶到司令部。由于天寒地冻,难以构筑工事,加之情况紧急,就用高梁米袋子堆成掩体,还往上浇了水。据1992年录音资料中桂生芳(回访孙吴时接受了当地媒体和文史工作者的采访)讲:“当时按我们的安排,周文喜在南边,白风歧在北面,我们司令部在中间,在三点上搞起了工事,从地上到房上都有,把这一段街道封锁起来。冬季天很短,一会儿天就黑了,有四点钟左右,我们把工事搞好了,集中了所有的武器,弹药,子弹和手雷不少,成箱成落的。此时,不断有来报告敌情的。”终于,西关、南关的敌人动作了。
    挺匪张鸣久自恃力量强大,兵力充足,欲夺头功。不等匪首康崇刚下令,率全团兵力抢先于十六日下午六时,从西南屯出发开始进攻。匪徒们有重机枪、六O炮、迫击炮(没有平射炮)。敌人也是乌合之众,亦是临时搞起来的一群人,他们以为一打一哄我方也就完了。进攻时,敌人不敢前进,冲时也不敢冲,而我方也是做了各方面准备的。张匪率二百余人,兵分两路,一路由张鸣久亲自带领,进攻我自治军司令部;一路由李云鹤和胡子山带领进攻我公安局。张匪在进攻我自治军司令部时,遇到我自治军一营指战员的顽强抵抗,我司令部和新兵入伍处构成了交叉火力,扼制住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我方从北孙吴调回来全副武装的战士仅20来人,加上司令部新兵入伍处所有长短枪不过30余支,手榴弹倒是有一些,可是一件重武器也没有。这些指战员除了吴飘萍、桂生芳和抗联的同志有些战斗经验以外,有些战士根本就没参加过战斗,好一点的还能打枪,有的干脆连手榴弹都不会用。日本手雷需磕一下,再拉一下弦,才甩出去。有些战士听说需要磕,就磕了一下后忙扔出去,却又忘了第二步,没拉弦,它哪能响啊。从中可看出战斗有多紧张了。但是在你死我活的战斗中,全体指战员表现出英勇无畏、不怕牺牲的精神,顽强地阻击着四倍于我的敌人。此时,我司令部与北孙吴的电话也终断了,司令部与招兵处的联系也断了,只好各自为战,坚守待援。张匪一时未能得手,遂又改变计划,先于李云鹤进攻我公安局,在隐藏在我公安局的挺匪辛元福(孙吴保卫战之后被我方予以逮捕枪决)的里应外合下,占领了我公安局,公安局距苏军卫戍司令部近,公安局长魏扬迅速撤到了苏军司令部。这伙匪徒首先打开监狱,放走被我逮捕的反革命分子,砸开金库,抢走我自治军收缴的财物,公安局李秘书被捕。辛元福仍留孙吴,以图不明,张鸣久攻占公安局得手后,集中全团兵力进攻我自治军司令部,一时枪声大作,炮火连天,硝烟弥漫,战斗十分激烈,彻夜未停。此时,周文喜已负重伤,我方指战员已作了最坏的准备,把带的文件全都烧掉了,准备作最后的决战,并且给苏军打电话。任炳麟拿着电话机一个劲地喊。只有任炳麟和秘书才能对苏军讲话,可是苏军没有人,当时可能也受到土匪的攻击。天快明的时候,也就是早晨4点多钟,我方才和苏方联系上。苏军驻孙吴司令部的一副旅长说他们已经给柏利发了电报,叫黑河附近的苏军急速增援。我方知道了这个情况,但心里没底,不知苏方的消息确不确实。在敌强我弱的危急时刻,我军指战员在桂生芳司令员、吴飘萍政委、田玉富营长的指挥下,英勇顽强,沉着应战,始终坚守着阵地,敌人的阴谋一直未能得逞。特别是战斗进行到后半夜,真是越来越坚苦,在司令部周围敌我双方都能听到周文喜、白风岐他们在南北两处一边打、一边喊,动员战士们的情绪,鼓舞战士们的士气。“我们的增援部队来了,增援部队到了”,虚张声势,迷惑敌人。也多亏依仗工事了,我方人少枪少,但能凭借着工事,目标小,在暗处,敌人在明处。房上的战士居高临下,很有优势。这条街上一左一右摆满了敌人的尸体,足有七、八十具。匪十八团于十七日凌晨相继向我驻北孙吴的自治军营部和曾家堡韩家店发起了进攻,解明连长及全连新战士由于没及时得到消息,身上又缺少武器,只有三支枪,抵抗力极弱,又无防备,措手不及,被挺匪逮捕,武器和被服都被抢去,临进孙吴街之前,将我住曾家堡村谢明连长等27名同志枪杀。
    据1980年8月29日档案资料中被采访的刘今生讲道:“土匪攻打孙吴那天我到协振屯招兵买马去了(还到曾家堡、腰屯一带),晚上我准备接替谢明连长回孙吴街(孙吴县城),但没找到他,可能白天就叫胡子扣住了。我在曾家堡村边看到一挺重机枪,把它装在爬犁上,来到北孙吴营部,听说田玉富去南孙吴开会去了。当时也没打通电话,到半夜只听杂乱的枪声,转而电话就断了。当时我装了两个日本手榴弹,张德胜保护我,天刚放亮时,外面打枪,我看到穿狍皮大衣的好象棲林人,我急忙躲进房后的大沟里,把手榴弹打开保险,心想如果敌人上来就拼了。一会儿就听到敌人在打我连的司务长,问营部的干部呢?他说昨天就走了。胡子们接着往北走了。我找张德胜也找不到了,黑着天我摸到三里町叫门,人家怕是土匪不给开,把我冻得很厉害,又走到日伪时的老发电厂,当时已破烂不堪,墙角还挂着个日本死人。我后来又跑到日本神社(孙吴烈士陵园)。后来,在北孙吴南边见到了苏联兵,把我带到苏军司令部,少尉什尔绍夫会些中国话,我说要找我的司令部,他说:‘刘同志,你们的司令部不存在,银行。”我一到银行,吴飘萍、桂成芳、魏扬、田玉富都在那儿,大家都哭了,他们说:“唉呀老刘,我们寻思你都死了呢”。我冻了一天一宿话都没法说了。后来他们告诉我,你的那个连真英勇啊,机枪都打红了。只有二十七条枪顶着打到天明。胡子和咱们的界线这回可分明了。
    挺匪在进攻我军司令部时,苏联红军卫戍司令部受到了敌人的火力威胁,苏军司令部的二十多人对土匪予以还击。他们通过电话可算是联系上了黑河苏军司令部请示派兵增援。十七日晨七时左右,正当挺匪十八团、二十团从东部进攻孙吴街,其先头部队到达火车站十字路口时,苏军从国内派来增援的部队五六百人乘二十余辆汽车到达孙吴,并立即投入战斗。苏联红军还告诉我方,你们不要动,不要打,因不好分辨怕打乱啦。苏军用机枪、轮式冲锋枪一阵扫,就把敌人击溃了。当时,我方的几位领导由司令部转移到了银行里,其他的战士也被苏军圈走了。战斗结束后,才把战士们都要了回来。匪十八团、二十团见状,自感不妙,便仓惶向逊河方向逃窜。匪十九团张鸣久部,被苏军消灭一部分,余下的匪徒一看没办法,就出来一批人,打着国民党的旗子,说他们是接收大员,在苏军面前集合起来,苏军当时很大意,看到他们拿着枪、打着旗,怎么会是接收大员呢,等到副旅长刚下台阶时,敌人抬枪就打,打伤了苏军的副旅长等几十个人后,逃跑了,那时火车站附近都是被火烧的没有门窗和屋顶的破房框子,敌人从这个门窜那个房地溜掉了。到十七日八时左右,战斗结束。因苏军死伤了四、五十人,苏军急了,又要调动“卡秋莎”师团,甚至想清洗我当地的村庄。“卡秋莎”师团是苏联战场作战最优秀的部队,被称为“炮兵之神”。后经交涉,苏军还是听从我方的意见,没乱动干戈。过后,为打击跑到山里的残匪,我方出了一批人,苏军参加一批人,又共同进行了一段时期的剿匪。
    我军在苏联红军的援助下,粉碎了国民党挺匪的阴谋,胜利地保卫了刚刚建立的孙吴新政权,这次战斗,毙敌百人。据当时的苏联军官讲,毙敌近百人,俘获敌匪100余人。胜利的孙吴保卫战,为此后建立并巩固新政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大大鼓舞了我方的战斗士气。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主办:孙吴县组织部    
    孙吴县政府信息中心 管理维护   联系我们 EMAIL:swzzbdjb@163.com
    备案序号:黑ICP备06005860号